敛冰

日常更新小短篇,各种各样三十题,画一些辣眼的东西

【海底两万里/和志授权/和志授权注意事项】

我将把我的文授权给海底两万里和志同人本《quoi de neuf 别来无恙》,文章署名于创作原稿以及版权属于我以及所有原作者。
文章可参本文章除已经发送的请于和志完成贩卖之后两周在发表于社交平台。

【海底两万里/和志试阅】《无问》by敛冰

本文将收入和志《quoi de neuf别来无恙》中
和志完售后两周会放出全文
(言下之意快去买啊啊啊啊啊啊)

我阿龙纳斯,离开了那个我所痴恋的神奇世界回归到了正常的生活。喔,也许我对那儿还有这一种莫名的情绪罢。
每当我在深夜里抬起笔。想要在笔下描绘出那个人。我总是停滞不前,因为我实在想不出语言来描绘因为我实在想不出用什么语言来描述他。
甚至可以说我对他一点也不了解....
墨水从羽毛笔的尖端落下...
“啪”惊扰了几片落叶和我....
我往这白纸上的黑墨世界只余下我的沉默..

我抬起头看着巴黎上空,候鸟来去春去秋来冷的风吹过我不由地拉了拉外套。生活一直如此我嗤笑了一声....
可惜天公不作美,雨水很快浇灭了我的自嘲。它滋养万物生长可却又弄湿了他的衣裳。我冷的瑟瑟发抖心里暗骂了两声,冒着风雨急匆匆的往家里赶。
巴黎自然博物馆的工作到一段落了,特需回家修养一段时间。
喔,假期我曾经很喜欢他然而自从我“死里逃生”回到巴黎之后无限的采访还有挤压的工作让我无暇顾及内心深处的空虚和遗憾....
“先生,慢点。”康赛尔从后方叫住了我他撑住一把黑伞急匆匆的想着这里而来。
我对他笑了笑,面色是我不知道的苍白。康赛尔被我的模样吓了一跳。
“喔,康赛尔。”我在雨水里顿住脚步,水珠随着半长的金色卷发落入衣领让我打了一个寒战。
“先生你没事吧。”他看着我面色担忧。
“没什么。”我走到他的伞下,目光闪躲
这该死的天气啊
“先生这是出版社的稿件您看一下。”康赛尔递过来一本薄薄的册子,里面应该是出版社给我的合同。
我认为如果我把那段经历告诉媒体他们多半会把我当成疯子,还不如写成书。
我接过没怎么看那些阿谀奉承的话语,轻轻的点了点头。
“就这样吧,康赛尔麻烦你了。”
“好的先生。”

来来来!欢迎大家扩这个群!不然一个人呆冷坑里面感觉很不友好!

【呢绒组/尼龙/非原著/主仆组/死亡梗】《别给我像天堂一样的悬崖》

【发图片连续翻车好气....】
“别给我像天堂的悬崖.....”
——————————————————————
“先生.....”康赛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回头对着衷心的仆人笑了笑,我知道我笑容有多么苍白.....
“您已经三天没这么睡了....”他的声音充满着担忧我看着他,我从哪双粽灰色的眸子里看出了他的情感但是....我做不到....
“康赛尔....你说....他还会回来吗?”我看着法兰西的灰色天空沉默的闭上眼。
“先生!”他的声音中有着不可置信“您还没有放下吗?”
“嗯.....康赛尔我累了....”
————————————————————————
那种感觉就像灵魂剥离了驱壳,不痛但是比痛更加难受。
我躺在柔软的床上,已经好久没有睡觉的我很疲惫但睡不着。
我害怕....
害怕梦到那天.....
————————————————————————
“皮埃尔,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他站在阳光尽头回过头看向我。
“哦,去哪里?”我看着他,口中实在说不出我想你这样的肉麻语句,我掖了掖沉默了片刻。
“故乡。”他看向一个方向。
“哪里?”我追问,这不是我原本的回答但我实在忍不住的开口问。
“一个遥远的地方。”他回,语气淡漠。
“到底是哪里!”我气,像这他的方向走去。那个地方很温暖很遥远很耀眼就...像天堂,可是我怎么也走不到。
“.....”他沉默不回答。
我害怕,看着那个方向心中复杂而痛苦。
“你说啊!倒是....说啊!为什么不告诉我?!凭什么你去.....天...国却不带上我?”
我对这那个人喊着。
在那一刹那,我仿佛是被世人抛弃的孩子,哭泣着寻求着温暖。
“再见。”他摇了摇头声线有些冰凉,让我颤栗。
“我...请求你...不离开我...”我的最后一道防线被击垮,我挣扎着想要拉住那幻影可惜....

————————————————————————

我惊醒在自家柔软的床上,满头大汗微微颤抖的喘着气。冰冷的空气进入肺部突然间就烧了起来,我强忍着疼痛爬下床。月色微微发凉,让我的心也凉了半截。
桌面上是一杯装有褐色液体的威士忌杯,高级水晶的材质让它在夜晚清冷的月光中闪烁着有些迷人的光芒。我伸出手轻轻的把它托起,一饮而尽。苦涩的带着微微腥臭的药水,让我一个激灵。肺部的火热感消退了不烧,我本想让你做我的托棺人可你却先一步理我而去....
那场海难,所沉落的不只是价值20万法郎的巨轮。还有一颗破碎的心....
我只恨我当初为什么要那么轻易的...微笑着送你离开....
如果我任性一些.....
————————————————————————
Parfois, ce qu'on n'arrive pas à laisser tomber n'est pas une personne, mais des moments
有什么我们苦苦不肯放下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段时光。
“别给我像天堂一样的悬崖,别逼我跳入无尽的伤怀”

【三十题/原创/情话】《玫瑰情话》


【无聊撸个情话√】
1我们曾经相爱在世俗要我们离开,我应该感谢你选择了留下。让我更加坚定的将这份爱走到尽头。

2青春期的爱情总是那样的绚烂夺目,如同昙花一现可是却无法长久,耀眼但是一瞬即逝。也许我应该好好把握剩下的时间,在我老的时候有一些东西可以让我怀念。

3不去做你的爱人再不为你流一滴眼泪,可是你是否知道我的心已经破碎。

4北风仿佛又传来了你的消息,我闭上眼静静聆听却再也不做回应。

5我想要成为在你的葬礼上,描述你一生的那个人。

6是什么?让戒指义无反顾的交换,也许就是那颗我虽然已经受伤但却依然坚强跳动的心。

7世界很大,很巧的是,我遇见了你。可世界很小我又失去了你......

8爱情像甜腻腻的糖果让我有些难受却沉迷其中,也许你的笑容就是我的爱情。

9我不确定最后是否能在一起。但我只在乎现在,我不想去关以后是否能够有什么结果只要这份回忆永远埋在心底就够了。

10爱情和玫瑰花一样,都是那样的美丽。可是同样的他们都有等人刺痛的荆棘,但依然有无数人义无反顾的去触碰。

【三十题】原创/名著《深海旅行》

关于海底两万里cp们可以写的梗,冷圈瑟瑟发抖于是写个梗来推广一下~⁽⁽ଘ( ˊᵕˋ )ଓ⁾⁾

1海洋爱好者
碧海蓝天,无忧无虑

2追风人
他/她就像是风筝在身边飘过却是永远也抓不着

3与统治者为敌的人
事态扰扰我自与之抗衡

4灰色爱情
没有多余的话语各自心知肚明却不捅破不越界

5可念不可说
似被红线缠绕思念到地老天荒

6海底钢琴
身处深海之渊指尖流出悲凉的乐曲似是揭露了曾经的伤痛。

7最后的交响曲
在海洋名为暴风雨的交响曲中分离

8离世尚在
自以为离世的他/她其实尚在人间(见后传神秘岛)

9没有得知的名字
她/他离开了可是她/他还不知道我是谁...

10不可告人的身份
我其实....

11对于海的执着
那是我们相遇的起点也是我们爱情的坟墓

12著作留名
我不会让你消失...在历史长河中....哪怕那个我笔下的不是真实的你。

13珊瑚坟墓
美丽的珊瑚丛又是谁没有名字的坟冢

14梦回当年
那时年轻的你我....

15海底旅行
我的初梦....
还有爱....

《黑执事之hp》【套设定/BE/ooc预警/架空】

HZS HP NO.14  葬医翼
在发生空难后夏尔一脸的茫然,从赛巴斯的身上迅速的爬了下来。斯莱特林的学生是最拉不下面子的,而夏尔肯定是其中之最。
在被一众同学送去医疗翼之后,夏尔开始了他新一轮的折磨。
推开医疗翼的大门,一股子阴气森森的诡异感觉扑面而来。灰暗的主色调,和圣芒戈的洁净明媚截然相反的诡异气氛。黑色的水晶灯带来微弱的光线,厚重的窗帘所密不透风遮掩窗户只有一点光线射入。苍白的蜡烛点缀在这个宽敞房间的各个角落。
一阵阴风刮过吹起了格挡各个床位的黑色帐帘,一口口棺材正放在原本应该是放着床位的地方。屋顶所垂下来的各式各样的吊瓶,里头放着各色瓶罐罐相互敲击出令人毛骨悚然的乐章。
“啊....”众人低呼,都是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
“咯咯咯....”一阵笑声响起,那声音像快断了线的提线木偶,又像那快断了气的人。阴惨惨的在众人的背后响起。
“同学们,考虑好要进小生的棺材了吗?”那声音细,听起来还算好听可是这场景,这气氛,这语气。完全就是那些大人口里传颂的鬼故事。
在场的众人都是一个猛子,浑身的鸡皮疙瘩全部都冒了出来。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整齐,缓慢的转回头。
一个苍白的人站在他们的身后,黑色的巫师帽显得略微有些破烂。一头漂亮的柔顺银灰色头发,披散在身后有一部分遮挡住了脸看不太清面容。灰黑色的袍子,挂在身上轻飘飘的就像那些在霍格沃兹里边儿来漂去的幽灵一样。
“好了葬仪屋,不要吓这些学生了。”塞巴斯蒂安和艾戈雷的声音出现在那人的身后。塞巴斯教授无奈的笑了笑,抚额摇头道。
“嘿嘿嘿嘿,小塞巴斯现在当上教授了就开始说我咯?还是着急文森特的那个可爱的儿子?”葬仪屋嘿嘿的笑了几声,转过头看着塞巴斯教授。
塞巴斯一噎,转过了头去。
“葬仪屋前辈,我想您的职责并不是在这里和我们这些晚辈唠嗑吧?”艾戈雷看到塞巴斯受堵似乎很是愉快,唇角的弧度微微上扬,但还是认真的和葬仪屋说到。
“好好好~小艾戈雷说的对。”葬仪屋笑,牵过被同学搀扶的克里斯和夏尔就走进了医疗翼。艾戈雷是一个天性冷漠的人,听到葬仪屋的亲昵称呼有些不自在。
葬仪屋转身时不为人所见的隐藏在银发中的眼睛,看了一眼塞巴斯蒂安。明亮的暗绿色眸子中充满了威胁和警告。
“嘿嘿嘿,女士优先吧。”葬仪屋示意克里斯躺着一口棺材里女孩不太适应的转了转头,求祝似的看向自家院长。然而那个性(情)冷淡的家伙却是不看自家可怜女学生的求助。
葬仪屋看了看你克里斯,想了想伸手从天花板上的瓶子了拽下几个拿了一个不知从哪里来的坩埚去了一边的工作台。
“除了这两..位可怜的伤..员最好..的朋友之外,其他的...学生先出去。咯咯咯,否则的话.....那就一起留下来好。”
众人打了个寒战,立马就退了出去。克里斯那边留下了一个一头黄色头发的女生。夏尔这边是那个非常自来熟的,布莱克。
“嘿..布莱克家的小子,帮我去三号棺材那一个...嗯...灰红色的药。”
莫斯听了自然是去办了的,他可不敢违抗这个看起来和幽灵一样的家伙的命令。
“三号...棺材”他数着从一个棺材里拿出一瓶药来。
“呃...葬..葬仪屋..先生是这个吗?”他小心翼翼的问,一边的夏尔感觉有些好笑。
“是,拿过来。”葬仪屋头也不回的就直接说到。
“那我就先走了过会儿还有课,就麻烦前辈了。”艾戈雷看没什么大问题,转身就走。
“那麻烦塞巴斯教授也先撤吧?”葬仪屋笑了笑,下了逐客令本来在一边看戏的塞巴斯蒂安。摸了摸鼻子,看起来有些无奈也先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