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冰

日常更新小短篇,各种各样三十题,画一些辣眼的东西

【海底两万里/呢绒组/BE/刀尖糖】《深海乐章》

“先生快走吧,不然就来不及了。”康赛尔的声音很是焦急,我当然知道他为什么那么着急。我点了点头,示意他先走他犹豫了很久,还是先离开了。

船长室。

在我急匆匆的想要逃离这一座移动的深海监狱的时候,在我过船长室的门口.....

凄凉的,哀婉的,充满着复杂的情绪....那是一种让破碎的音调,让人不由自主的会,带入那一种悲伤。

他就坐在哪里,坐在书房里暖黄色的灯光打在身上。出现了一层薄薄的光晕,微微有些卷曲的棕色头发不是很长,也不是很短散落在脸颊两侧。给他的面部,打上了一层阴影看不清他的表情。薄薄的唇微微抿着,修长而好看的手指在手风琴的按键上跳跃。

缓慢的低沉的乐曲随之流出。我很心疼,可是,却没有任何办法.....我必须要离开!

他做了什么?毁了一艘知是哪个国家的军舰!这事情是有多么的严重,犹然还记得看着船体爆炸时,他眼中仇恨的人目光。冰冷的如同一把利剑,冷酷的就像无情的大海。他怎么可以那样平静的冷淡着!?他这是在杀人,他这是在犯下不可饶恕的罪恶,虽然我不信教但是像那样继续的话绝对是要进地狱的。

“阿龙纳斯.....”他抬头看向我的方向,我的心微微颤抖了一下。这是被发现在偷窥他了?可是今天是打算逃走的啊....

“不要在黑暗里了...我已经看到你了不用躲藏。”他的声音很是沙哑仿佛是瞬间苍老了十几岁,他的眼睛真的很漂亮......那是一种灰蓝的颜色但此刻,那双眼里,充满着抑郁,复杂,悲伤....还有一系列我难以用言语,来表达出来的负面情绪。

“船长先生...您没事吧?”我问着,也不在躲了缓缓地从门后走了出来。

“没事...”他笑了笑,但却显得苍白无力“坐吧教授。”

他已经改了称谓,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那一瞬间他望着我为什么要叫我的名字而现在却是立刻的疏远,藏在他名为神秘的保护障后。

“呃...那就好....”我很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样子,充满着死气让我担忧但是....我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出那些关怀的话语,还是耿耿于怀于今天早上的事情。

“阿....教授....”他看着我神色变得有些认真“我为我今天早上的粗鲁行径道歉。”

“您不用这样....”我尽量表现着平淡无奇的表情...

“阿.....这样么...”他伸出手似乎是要拉我做下。

我下意识的后退,那只手就那样尴尬的顿在了半空中。他抿了抿性感的唇瓣,灰蓝的眼里闪过了一丝复杂。拍了拍边上的位置示意我坐下,我犹豫的看了一眼船长室的门....

康赛尔他们还在等我啊.....

算了,如果一直犹犹豫豫的让他起了疑心谁都走不了...

柔软的沙发很是舒适,我感到了他紧绷的精神和身上浓郁的威士忌味...缓慢的呼吸就在我耳边....

那种感觉....太过于暧昧....

“船长先生....”我努力的想要化解着份尴尬的沉默,但却找不到话题。

“阿龙纳斯...先生”他看着我那种苏进骨子里的,标准法语我想会让任何一个法国人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阿?”我瑟缩了一下他的眼神让我有些慌乱....他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啊....

“可以借你一用吗?”

“什么?我....”我一楞。

“是的。”他突然笑了一下,仿佛所以的阴翳全都散开明亮的纯粹的就像是一块剔透的宝石不沾染任何尘埃似得。那是一种惊人的美丽,让我颤抖的感觉....

“若您需要我..帮忙我想我会尽力....”我仿佛是着了魔,缓缓的回答随之回了一个明媚(?)的笑容。但很快我就回过神来,两个四十出头的大男人在略微有些狭窄的船长室里说着这样怪异的语句....阿!他该不会是.....

“皮埃尔.....”他看着我突然的深情让我慌张失措,我受不了他的声音!受不了他用那种口音叫我的名字!我的脑中只有四个打字,我要离开!我想着连忙起身...

“嗯...”他的声音微微上扬,用力的把我拉回他的身边“亲爱的...不要走....”

完了....

我想着默默转回头....

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就算没有接触多少阳光依然是小麦色的皮肤,一双没有了太多情绪的眼睛...一切仿佛都被收敛了起来不让别人看见。

我们的距离前所未有的接近,像是...一对恋人...不我们不是阿!

他的脸在我的眼中放大,我闭上了眼睛以我这个年级当然不是未经世事的小男孩...没事的...嗯..对。

温暖...嗯....

他抱住了我,什么也没有做...再好不过!我劲量的放松身体,那种浓郁的酒气在脖颈处让我打了个寒战...

“滴答,滴答”仿佛一个世纪都要过去...

“怎么...你以为我要亲你不成?”他的声音有些戏谑。

“没...没..”我努力的辩解着,可惜越抹越黑。

我缓缓的离开了船长室,走进一片黑暗...他手风琴的声音有一次在在我耳边响起。我很肯定那就是他..不会是其他什么人....是的....就是他...

我静静的站立着欣赏着这乐章,可越到后来我却越发的慌张....我开始走动...甚至奔跑...我也不知道我在寻求什么....

然后就猛的坠落深谷,剧痛穿来我挣开了眼...

“先生你没事吧...”康赛尔的声音很快传来。

“喔....康赛尔...我现在在哪里...”我有些茫然的看着,那个我忠诚的仆人。阿过了多少年了...他的鬓角已经白了啊......

“先生,您又忘了吗?我们在家啊,在巴黎啊...”

我看见了他眼睛里的担忧...

“阿....是啊我们在巴黎...我还以为...算了没什么.”

我摇了摇头.....

又是这样吗....那个梦...我到底是怎么了....

那双眼睛,那首曲子,那个人,那个地方.....

失去这一切都要诘责与我一味的畏惧,和深栖于心的懦弱...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