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冰

日常更新小短篇,各种各样三十题,画一些辣眼的东西

《黑执事之hp》【套设定/BE/ooc预警/架空】

HZS HP NO.15 校医院的恶心人药剂
当我们可怜的小贵族,从校医院爬出来的时候。感觉整个人都不太好, 本来那一个和父亲是挚友的家伙是要留夏尔在那儿过夜的。可是他非常坚定的拒绝来这一点也不美好的邀请。
葬仪屋,夏尔不是第一次见平时大小节假日文森特通常都和邀请他来家中做客。但最近几年却是没有的,也只有圣诞节会收到他送来的礼物。就再也没有见过了,夏尔看到葬仪屋的时候还有些认不出后来回想了半晌,再加上那人滔滔不绝的说着文森特年轻时候的一些糗事再认不出来就见鬼了。
本来夏尔对于那人还是抱有好感的毕竟在很久以前,是如同叔叔一样的存在。然而在那人递过的一杯,味道诡异到极点的药剂之后他对于文森特的这个基 友只剩下“恐惧”了。
“哦呀,味道怎么样啊小夏尔?”葬仪屋笑的怪异,虽然他看不见那人的目光。但是那一种直勾勾的被某种阴暗里的生物盯上的感觉。却不是很好受,就像一头狼一样。
“.....”那种味道有点难以描述,就像喝了一整杯,香水下去一样。
夏尔的第一感觉是妖艳,一个极其妖娆美丽的死去的女人。醇厚的,浓郁的让人极其反胃。
就像...
推开一扇门扬起了百年未被今早的尘埃,那些灰尘甚至有些迷眼。一间经历了一个世纪都没有被人惊扰过的古老博物室,待放的极其凌乱的油画还有家具上面都是厚厚的尘土。一股腐朽的木头的味道,随之而来。地面上是主人生前最后的抓痕,透露着绝望与不甘。缓缓向前走,一张黑色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女人姿势极其妖娆,已经死去许多年了。
她的体内剖空,塞满了香料。一张已经干瘪但仍然能看出美丽容貌的脸正在对着来人微笑。那眼神中似乎还透着一丝杀机,空气中漂浮着浓郁的让人作呕的香气还有若有若无的血腥。
没有人知道她是谁她也许是杀手或者妓/女,又或者是其他什么。
只是过去现在,未来她将一直坐在这里诡异的笑看着打扰她宁静的人。
(借鉴某贵妇级香水的气味品评)
——————————分割线
夏尔回想起那一股子浓郁的味道就一阵干呕,他非常不喜欢这种味道。入口时那药液冰凉,可是在他还没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那种让人根本无法忍受的香气,就突然炸开。
他一边走一边起着鸡皮疙瘩,在校医院已经呆了很长一段时间。其实差不多已经到了午饭的时候了。

“嘿~~大爷上来玩啊~”一个嗲声嗲气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于是我们可怜的,早饭都没怎么吃的,小贵族。又一次回想起了校医院那诡异的让人难以忍受的味道。
抬眼向前面看去,一个头发有点乱糟糟的学长。正站在在去大厅路上的走廊边缘,对着下面已经到大厅门口的人喊着。手里还挥舞着一条鲜红的手帕。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