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冰

日常更新小短篇,各种各样三十题,画一些辣眼的东西

《黑执事之hp》【套设定/BE/ooc预警/架空】

HZS HP NO.14  葬医翼
在发生空难后夏尔一脸的茫然,从赛巴斯的身上迅速的爬了下来。斯莱特林的学生是最拉不下面子的,而夏尔肯定是其中之最。
在被一众同学送去医疗翼之后,夏尔开始了他新一轮的折磨。
推开医疗翼的大门,一股子阴气森森的诡异感觉扑面而来。灰暗的主色调,和圣芒戈的洁净明媚截然相反的诡异气氛。黑色的水晶灯带来微弱的光线,厚重的窗帘所密不透风遮掩窗户只有一点光线射入。苍白的蜡烛点缀在这个宽敞房间的各个角落。
一阵阴风刮过吹起了格挡各个床位的黑色帐帘,一口口棺材正放在原本应该是放着床位的地方。屋顶所垂下来的各式各样的吊瓶,里头放着各色瓶罐罐相互敲击出令人毛骨悚然的乐章。
“啊....”众人低呼,都是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
“咯咯咯....”一阵笑声响起,那声音像快断了线的提线木偶,又像那快断了气的人。阴惨惨的在众人的背后响起。
“同学们,考虑好要进小生的棺材了吗?”那声音细,听起来还算好听可是这场景,这气氛,这语气。完全就是那些大人口里传颂的鬼故事。
在场的众人都是一个猛子,浑身的鸡皮疙瘩全部都冒了出来。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整齐,缓慢的转回头。
一个苍白的人站在他们的身后,黑色的巫师帽显得略微有些破烂。一头漂亮的柔顺银灰色头发,披散在身后有一部分遮挡住了脸看不太清面容。灰黑色的袍子,挂在身上轻飘飘的就像那些在霍格沃兹里边儿来漂去的幽灵一样。
“好了葬仪屋,不要吓这些学生了。”塞巴斯蒂安和艾戈雷的声音出现在那人的身后。塞巴斯教授无奈的笑了笑,抚额摇头道。
“嘿嘿嘿嘿,小塞巴斯现在当上教授了就开始说我咯?还是着急文森特的那个可爱的儿子?”葬仪屋嘿嘿的笑了几声,转过头看着塞巴斯教授。
塞巴斯一噎,转过了头去。
“葬仪屋前辈,我想您的职责并不是在这里和我们这些晚辈唠嗑吧?”艾戈雷看到塞巴斯受堵似乎很是愉快,唇角的弧度微微上扬,但还是认真的和葬仪屋说到。
“好好好~小艾戈雷说的对。”葬仪屋笑,牵过被同学搀扶的克里斯和夏尔就走进了医疗翼。艾戈雷是一个天性冷漠的人,听到葬仪屋的亲昵称呼有些不自在。
葬仪屋转身时不为人所见的隐藏在银发中的眼睛,看了一眼塞巴斯蒂安。明亮的暗绿色眸子中充满了威胁和警告。
“嘿嘿嘿,女士优先吧。”葬仪屋示意克里斯躺着一口棺材里女孩不太适应的转了转头,求祝似的看向自家院长。然而那个性(情)冷淡的家伙却是不看自家可怜女学生的求助。
葬仪屋看了看你克里斯,想了想伸手从天花板上的瓶子了拽下几个拿了一个不知从哪里来的坩埚去了一边的工作台。
“除了这两..位可怜的伤..员最好..的朋友之外,其他的...学生先出去。咯咯咯,否则的话.....那就一起留下来好。”
众人打了个寒战,立马就退了出去。克里斯那边留下了一个一头黄色头发的女生。夏尔这边是那个非常自来熟的,布莱克。
“嘿..布莱克家的小子,帮我去三号棺材那一个...嗯...灰红色的药。”
莫斯听了自然是去办了的,他可不敢违抗这个看起来和幽灵一样的家伙的命令。
“三号...棺材”他数着从一个棺材里拿出一瓶药来。
“呃...葬..葬仪屋..先生是这个吗?”他小心翼翼的问,一边的夏尔感觉有些好笑。
“是,拿过来。”葬仪屋头也不回的就直接说到。
“那我就先走了过会儿还有课,就麻烦前辈了。”艾戈雷看没什么大问题,转身就走。
“那麻烦塞巴斯教授也先撤吧?”葬仪屋笑了笑,下了逐客令本来在一边看戏的塞巴斯蒂安。摸了摸鼻子,看起来有些无奈也先撤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