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冰

日常更新小短篇,各种各样三十题,画一些辣眼的东西

【三十题】原创/名著《深海旅行》

关于海底两万里cp们可以写的梗,冷圈瑟瑟发抖于是写个梗来推广一下~⁽⁽ଘ( ˊᵕˋ )ଓ⁾⁾

1海洋爱好者
碧海蓝天,无忧无虑

2追风人
他/她就像是风筝在身边飘过却是永远也抓不着

3与统治者为敌的人
事态扰扰我自与之抗衡

4灰色爱情
没有多余的话语各自心知肚明却不捅破不越界

5可念不可说
似被红线缠绕思念到地老天荒

6海底钢琴
身处深海之渊指尖流出悲凉的乐曲似是揭露了曾经的伤痛。

7最后的交响曲
在海洋名为暴风雨的交响曲中分离

8离世尚在
自以为离世的他/她其实尚在人间(见后传神秘岛)

9没有得知的名字
她/他离开了可是她/他还不知道我是谁...

10不可告人的身份
我其实....

11对于海的执着
那是我们相遇的起点也是我们爱情的坟墓

12著作留名
我不会让你消失...在历史长河中....哪怕那个我笔下的不是真实的你。

13珊瑚坟墓
美丽的珊瑚丛又是谁没有名字的坟冢

14梦回当年
那时年轻的你我....

15海底旅行
我的初梦....
还有爱....

《黑执事之hp》【套设定/BE/ooc预警/架空】

HZS HP NO.15 校医院的恶心人药剂
当我们可怜的小贵族,从校医院爬出来的时候。感觉整个人都不太好, 本来那一个和父亲是挚友的家伙是要留夏尔在那儿过夜的。可是他非常坚定的拒绝来这一点也不美好的邀请。
葬仪屋,夏尔不是第一次见平时大小节假日文森特通常都和邀请他来家中做客。但最近几年却是没有的,也只有圣诞节会收到他送来的礼物。就再也没有见过了,夏尔看到葬仪屋的时候还有些认不出后来回想了半晌,再加上那人滔滔不绝的说着文森特年轻时候的一些糗事再认不出来就见鬼了。
本来夏尔对于那人还是抱有好感的毕竟在很久以前,是如同叔叔一样的存在。然而在那人递过的一杯,味道诡异到极点的药剂之后他对于文森特的这个基 友只剩下“恐惧”了。
“哦呀,味道怎么样啊小夏尔?”葬仪屋笑的怪异,虽然他看不见那人的目光。但是那一种直勾勾的被某种阴暗里的生物盯上的感觉。却不是很好受,就像一头狼一样。
“.....”那种味道有点难以描述,就像喝了一整杯,香水下去一样。
夏尔的第一感觉是妖艳,一个极其妖娆美丽的死去的女人。醇厚的,浓郁的让人极其反胃。
就像...
推开一扇门扬起了百年未被今早的尘埃,那些灰尘甚至有些迷眼。一间经历了一个世纪都没有被人惊扰过的古老博物室,待放的极其凌乱的油画还有家具上面都是厚厚的尘土。一股腐朽的木头的味道,随之而来。地面上是主人生前最后的抓痕,透露着绝望与不甘。缓缓向前走,一张黑色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女人姿势极其妖娆,已经死去许多年了。
她的体内剖空,塞满了香料。一张已经干瘪但仍然能看出美丽容貌的脸正在对着来人微笑。那眼神中似乎还透着一丝杀机,空气中漂浮着浓郁的让人作呕的香气还有若有若无的血腥。
没有人知道她是谁她也许是杀手或者妓/女,又或者是其他什么。
只是过去现在,未来她将一直坐在这里诡异的笑看着打扰她宁静的人。
(借鉴某贵妇级香水的气味品评)
——————————分割线
夏尔回想起那一股子浓郁的味道就一阵干呕,他非常不喜欢这种味道。入口时那药液冰凉,可是在他还没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那种让人根本无法忍受的香气,就突然炸开。
他一边走一边起着鸡皮疙瘩,在校医院已经呆了很长一段时间。其实差不多已经到了午饭的时候了。

“嘿~~大爷上来玩啊~”一个嗲声嗲气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于是我们可怜的,早饭都没怎么吃的,小贵族。又一次回想起了校医院那诡异的让人难以忍受的味道。
抬眼向前面看去,一个头发有点乱糟糟的学长。正站在在去大厅路上的走廊边缘,对着下面已经到大厅门口的人喊着。手里还挥舞着一条鲜红的手帕。

《黑执事之hp》【套设定/BE/ooc预警/架空】

HZS HP NO.14  葬医翼
在发生空难后夏尔一脸的茫然,从赛巴斯的身上迅速的爬了下来。斯莱特林的学生是最拉不下面子的,而夏尔肯定是其中之最。
在被一众同学送去医疗翼之后,夏尔开始了他新一轮的折磨。
推开医疗翼的大门,一股子阴气森森的诡异感觉扑面而来。灰暗的主色调,和圣芒戈的洁净明媚截然相反的诡异气氛。黑色的水晶灯带来微弱的光线,厚重的窗帘所密不透风遮掩窗户只有一点光线射入。苍白的蜡烛点缀在这个宽敞房间的各个角落。
一阵阴风刮过吹起了格挡各个床位的黑色帐帘,一口口棺材正放在原本应该是放着床位的地方。屋顶所垂下来的各式各样的吊瓶,里头放着各色瓶罐罐相互敲击出令人毛骨悚然的乐章。
“啊....”众人低呼,都是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
“咯咯咯....”一阵笑声响起,那声音像快断了线的提线木偶,又像那快断了气的人。阴惨惨的在众人的背后响起。
“同学们,考虑好要进小生的棺材了吗?”那声音细,听起来还算好听可是这场景,这气氛,这语气。完全就是那些大人口里传颂的鬼故事。
在场的众人都是一个猛子,浑身的鸡皮疙瘩全部都冒了出来。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整齐,缓慢的转回头。
一个苍白的人站在他们的身后,黑色的巫师帽显得略微有些破烂。一头漂亮的柔顺银灰色头发,披散在身后有一部分遮挡住了脸看不太清面容。灰黑色的袍子,挂在身上轻飘飘的就像那些在霍格沃兹里边儿来漂去的幽灵一样。
“好了葬仪屋,不要吓这些学生了。”塞巴斯蒂安和艾戈雷的声音出现在那人的身后。塞巴斯教授无奈的笑了笑,抚额摇头道。
“嘿嘿嘿嘿,小塞巴斯现在当上教授了就开始说我咯?还是着急文森特的那个可爱的儿子?”葬仪屋嘿嘿的笑了几声,转过头看着塞巴斯教授。
塞巴斯一噎,转过了头去。
“葬仪屋前辈,我想您的职责并不是在这里和我们这些晚辈唠嗑吧?”艾戈雷看到塞巴斯受堵似乎很是愉快,唇角的弧度微微上扬,但还是认真的和葬仪屋说到。
“好好好~小艾戈雷说的对。”葬仪屋笑,牵过被同学搀扶的克里斯和夏尔就走进了医疗翼。艾戈雷是一个天性冷漠的人,听到葬仪屋的亲昵称呼有些不自在。
葬仪屋转身时不为人所见的隐藏在银发中的眼睛,看了一眼塞巴斯蒂安。明亮的暗绿色眸子中充满了威胁和警告。
“嘿嘿嘿,女士优先吧。”葬仪屋示意克里斯躺着一口棺材里女孩不太适应的转了转头,求祝似的看向自家院长。然而那个性(情)冷淡的家伙却是不看自家可怜女学生的求助。
葬仪屋看了看你克里斯,想了想伸手从天花板上的瓶子了拽下几个拿了一个不知从哪里来的坩埚去了一边的工作台。
“除了这两..位可怜的伤..员最好..的朋友之外,其他的...学生先出去。咯咯咯,否则的话.....那就一起留下来好。”
众人打了个寒战,立马就退了出去。克里斯那边留下了一个一头黄色头发的女生。夏尔这边是那个非常自来熟的,布莱克。
“嘿..布莱克家的小子,帮我去三号棺材那一个...嗯...灰红色的药。”
莫斯听了自然是去办了的,他可不敢违抗这个看起来和幽灵一样的家伙的命令。
“三号...棺材”他数着从一个棺材里拿出一瓶药来。
“呃...葬..葬仪屋..先生是这个吗?”他小心翼翼的问,一边的夏尔感觉有些好笑。
“是,拿过来。”葬仪屋头也不回的就直接说到。
“那我就先走了过会儿还有课,就麻烦前辈了。”艾戈雷看没什么大问题,转身就走。
“那麻烦塞巴斯教授也先撤吧?”葬仪屋笑了笑,下了逐客令本来在一边看戏的塞巴斯蒂安。摸了摸鼻子,看起来有些无奈也先撤了。

《黑执事之hp》【套设定/BE/ooc预警/架空】

HZS HP NO.13飞行课Ⅲ  英雄救英雄
“闭嘴吧,布莱克家的傻瓜!”夏尔有些生气,他已经被莫斯的一大堆嘴炮说的格外不耐了。他怀疑自己如果要在这么听下去就要连着这飞天扫帚一起炸了。
莫斯默默的闭上了他那张像是开了发条的嘴巴一脸惊恐的看着夏尔的身后。身边的同学,纷纷的看向了一个方向。
“啊啊啊啊啊啊....请请...请前面的同学让...让啊...”一个格外结结巴巴的声音在夏尔背后想起,同时带来的还有呼啸的风声还有那把霍格沃兹·真省钱·豆腐渣工程·飞天扫帚所发出的“吱吱嘎嘎”声。
夏尔一转头就看到那个赫奇帕奇的名字像男生的克里斯飞了过来。那速度完全不比一个魁地奇专业选手差多少。
于是我们可怜的小夏尔,非常悲催的受到了飞速在空中的某物体的撞击。这不是他第一次发生空中事故了,不过以前他不是受害者,以前可怜的受害者是文森特·真·傻 爸爸。
一阵疼痛之后,夏尔便失去了所以知觉只觉得自己在飞速的下落让后撞的了什么柔软的东西让后....
夏尔:emmmm谁可以给我解释一下刚才发生了什么吗?为什么我会在塞巴斯教授怀里...还是公主抱!!
夏尔看清了面前的人就开始猛烈的挣扎了起来,太丢脸了!既然当众被教授抱着还像一个女孩子似的!!
“哈...迷失在黑夜里的可怜羔羊,怎么想摔断脖子吗?”那人可恶的轻笑了一声嘲讽了夏尔一句。
“你....”夏尔看了一眼身下果然还是在空中,他猛的瑟缩了一下。
那个克里斯正在宾斯教授的怀里看了是昏迷过去了。
“怎么,我的学生你一个月工资只有一点的悲惨教授救了你,你竟然一句谢谢也不说是想让斯莱特林扣分吗?难道你忘了我今天早上和你说的话了?”
“.....谢...谢你...教授....”夏尔迟钝的咬牙说到,刚才那人说的话中带着刀子把一脸余惊未过的夏尔莫名的刺了一下他还没太反应过来。高傲的本性让夏尔扭开了脸。
刚才莫斯是打算救夏尔来着可是他的速度根本不够,看到夏尔和那个罪魁祸首都被教授们救下松了一口气。可他忘记了自己的扫把还在高速飞驰着于是就猛的撞上了地面。
“傻小子,快起来。”他的背后一个有些冷淡的声音响起。莫斯一个寒战,背后一股子巨力把他拉起。
“啊....谢谢你教授...”莫斯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站到了一边。
艾戈雷身上的白衣被风带起,飞扬起一个弧度。
“艾戈雷教授希望你管好你的学生。”塞巴斯站起身,看着对面的艾戈雷血红的眸子眯成一条线。
“谢谢您的提醒”艾戈雷面色不动,却是反击的毫不留情。俯下身把宾斯教授怀里的女生接过。歉意的对宾斯教授笑了笑
“啊啊...教...教授 ...我...我....”女孩猛的挣扎了起来。
“安静点,愚蠢的女孩。”

BE/名著/海底/诗歌《无题》

【神经病产物】

月光似水,温柔的没有了颜色,

我在大海上漂泊,居无定所。

那个来自故乡的陌生人,

我以一颗让自我也厌恶的伪善之心,

将他救起;

如珍珠不再美丽。

那些来自欧洲的罪恶,

把故乡侵蚀。

而我却身居大海,

做一个冷眼旁观者,

是对还是错?

如海水寒透了人心。

以无爱铸成丰碑,

以博爱携孤独前行。

我祈求此生不再,

践踏上那,

黑暗的地面;

如你不在我身边。

《黑执事之hp》【套设定/BE/ooc预警/架空】

HZS HP NO.12飞行课Ⅱ 意外
“魁地奇是巫师界最著名的运动,许多巫师都以魁地奇为职业。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几乎把一生都花在了这个上面我校也有开展魁地奇比赛具体是大家可以向级长了解,可以来我这里报名。”他拍了拍手“好了我废话就不多说了,现在请大家站在扫把旁边把手放在扫把上边说一声--up。”
话音刚落便响起了此起彼伏的up声,夏尔对着扫把轻喊了一声。那扫帚颤抖了两下,突地飞起吓了他一跳就是猛的收回手。扫帚应声而飞,非常不巧的向着宾斯教授飞去。周围响起一片的倒吸凉气声,宾斯教授眉毛跳了跳,手中的扫把一挥那气势汹汹的扫帚就顿在了空中。
宾斯教授一脸啼笑皆非的复杂表情,看了一眼夏尔“凡多海姆威先生您与另一个凡多海姆威先生一点也不像啊。当年文森特先生可是为了斯莱特林赢得了无数奖杯啊,要不是家父选择了魔法部是职业的话不可否认他是我见过最有飞行天赋的学生了。”
夏尔对于教授的打趣,感觉有些无奈“抱歉教授。”默默的拿回了扫帚 这样的话,却让他引起了一段回忆。还记得小时候,文森特想尽一切办法让他学会飞天扫帚的运用真·文森特·傻爸爸在某次夏尔使用的操作意外后被扫帚打进了圣芒戈(巫师界的医院)躺了一周的悲伤故事。
下长舒了一口气幸好没有发生类似于把教授打进圣芒戈之类的事件不然他这霍格沃兹的第一节课也是,也是真够悲催的。
可是意外的眷顾,似乎丝毫也没有放过他。
在众人再教授的指引下都已经,在扫把上腾空了一小节更有一些巫师家庭出身的人飞的不知所踪在教授刚要开口说什么的时候又很快飞了回来。
“怎么了夏尔赶紧上来啊”莫斯在半空飞来飞去一边叫着夏尔。夏尔看了看手里的扫帚又看了看天陷入沉默。
那个傻 子布莱克!说话有必要这么大声吗?莫斯的声音很大引来了教授和其他几个学生的关注,一道道在夏尔眼里感觉犀利的目光,刺激的他。那眼神仿佛都在嘲讽着他连一些麻瓜血统都不如。
最后在一系列的思想斗争后,可怜的小夏尔还是跨坐在飞天扫帚上。低着头,一咬牙,一跺脚。扫帚便是飞起,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快但是十分稳定。夏尔长吁了一口气,也许是他体内文森特的那么一点点魁地奇的基因被启动。没有像以前那样,失去控制。
夏尔望了望下方的空地现在的他至少在20米的地方,这样的意外情况让他有些腿软。
“不错嘛,夏尔。”罪魁祸首莫斯,在边上一脸愚 蠢的灿烂笑容。夏尔骑在扫把上,要不是现在的他不太敢动弹。肯定过去,给你个家伙一巴掌。


教授年轻时XD
日常摸鱼
这一切证明了咸鱼翻身,还是咸鱼。

《黑执事之hp》【套设定/BE/ooc预警/架空】

HZS HP NO.11飞行课Ⅰ    高贵的混血
吃完早饭,夏尔默默的坐在位置上。奥斯顿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但依然保持着斯莱特林式的谦和笑容和周围的人聊着什么。
不出所料塞巴斯蒂安教授很快走了过来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站在他的旁边。
“一年级同学们注意一下。”塞巴斯蒂安笑的很好看,这是夏尔对这位教授的第一映像。由于昨天晚上夜游的种种经理夏尔不自在的往旁边靠了靠。“由于你们是第一次来到霍格沃兹,所以我有必要通知你们一些日常事项。以后你们上课就不用我来通知了,在寝室里会有课程表。需要各位自己去找教室,具体安排课程表上都有。在没有课的情况下,有时需要来礼堂自习有的时候是自由时间可以去图书馆或者在公休室里写作业。”
“还有”他的声音突然低沉了下去,有种让人突然冒起鸡皮疙瘩的莫名感觉“如果被我发现有人因为一些不必要的事情扣了学院的分数的话那就别怪我吧你们扔到亲爱的管理员先生哪里去一周。如果,因为一些完全可以避免的事给斯莱特林抹黑的话那就来我这里禁闭一个晚上我会好好的惩罚那些坏孩子的。”
夏尔打了个寒战,在塞巴斯蒂安通知完注意事项后就很快离开了。这种人不好惹...
他心中暗下定论,表面看上去温和无害梅林估计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走在霍格沃兹的回廊里,有一种在岁月中穿梭的奇妙感觉。经历了千百年岁月爱抚的墙面,透着古老的年华沉淀。灰暗处又是曾经何人曾经所站立的地方....
夏尔莫名的就沉迷在这种意境中,有些忘乎所以的茫然不解。墙面上飘忽过的白色幽灵,呈几何时他们也是在这里走过的行行学生...
“怎么?还在这里游荡?凡多海姆威家的小子。”一个声音在夏尔身后响起,夏尔一僵“塞...赛巴斯教授...”
“嗯哼?迷路的小羔羊?”那人眯着猩红色的眸子转的夏尔身前,黑色的风衣划过一个优美的弧度“需要你可怜的院长帮你找到归途吗?”
“呃....不需要了教授...谢谢..”夏尔被笼罩在面前高大男人的阴影,莫名的压迫让他想要尽快逃离。
“哦?这样那好吧早点去上课吧。”他的语气里似乎有一丝遗憾,默默离开。
-----------------分割线--------------
霍格沃兹草地操场。
“早上好孩子们。”
“早上好宾斯先生。”
一个身着一身魁地奇服装的,男人走了过来一张不知混了什么血统的娃娃脸上却是带着慈和的笑容。一种很违和的气场在这个人的身上爆发。那人看脸似乎只有20来岁,可是高大的身材似乎完全不搭那张脸。有些灰白的头发一丝不苟的梳整整齐,面容上中老年人才有的笑容格外让人觉得诡异。
像是一个退役的魁地奇职业选手,而且还是那种退役前很有名气的那种。
“你知道这位宾斯教授什么来头吗?”一个男生转过头问边上的夏尔。
夏尔看了看这个陌生的男孩摇了摇头“不知道。”
“哦抱歉介绍一下我叫莫斯·布莱克”他有补充了一句“我是艾伦·布莱克的弟弟。”有着布莱克家标致棕黑头发的男孩腼腆的笑了笑。
“嗯夏尔·凡多姆海威很高兴认识你。”
“呃嗯..”莫斯挠了挠头对于夏尔有些高冷的回答有些无语“哦那我告诉你好了宾斯教授的父亲是一个精灵,他的母亲有着优良的纯血巫师血统,你知道的精灵永远是美貌和长寿的代表所以宾斯教授才会这样,你猜猜宾斯教授多大了。”
“...”夏尔看着那个男生表情有些冷漠。
“呃”莫斯悻悻的自问自答“84岁!比我们除了布莱克校长之外的所以人都大!”
正在往扫把边上走的夏尔微微一僵,抬头看了眼那个看上去年轻但是浑身泛着慈祥气息的教授有些无语。
“欢迎斯莱特林和赫奇帕奇的同学们来到飞行课,我想有一些同学已经在家里就接触过飞天扫帚了。甚至有人,骑着那他装上了大笨钟?”教授转头看了眼夏尔身边的莫斯,后者尴尬的转过头。

【三十题】原创/be《昔人已逝》

【最近没有脑洞了啊啊啊..有小伙伴要点梗吗?】
1突然接到消息时脑子一片空白。

2傻傻的发呆忘记身周的一切。

3看见他/她曾经经常坐着的位置仿佛还在。

4回到家后下意识的想要叫那个人,张了张口又闭上。

5酒醉神迷失了魂。

6在茫然之后的悲伤。

7深夜哭到窒息到昏迷。

8不愿意去看家中,她/他曾存在过的痕迹。

9佯装无事。

10看着曾经的照片和影像若有所失。

11忆。

12心痛到麻木。

13活成另一个人的样子。

14搬家。

15时光冲刷,依然磨灭不掉的伤痕。

16又是一季春暖花开,又是一天离别伤感。

17和墓碑说话的傻瓜。

18“你...还在的对吧。”

19刺痛。

20斯人已逝,何堪回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