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冰

日常更新小短篇,各种各样三十题,画一些辣眼的东西

【和志《quoi de neuf别来无恙》/试阅片段/本和志于八月份开始预售/欢迎入群】

QQ号:761307496
1
一阵难以忍受的酸痛惊醒了梦中的他,腰腹处像是已经痛到麻木没有了任何知觉。他无奈地坐起身,摸索起床头柜上的止痛药。
这并不是他从陆地上带来的。
而是在深海中发现了一种特殊的水草,经过特殊的蒸馏提炼之后。止痛的效果平陆地上的好上千百倍但是容易上瘾。
简而言之就是一种纯度没那么高的毒品。
但是是毒品肯定是有他的弊端,尼摩的心里很清楚。
在他还算年轻的时候,他也是不需要这种药物的。哪怕强撑着靠着意志力将痛苦深深地埋起,也不想触碰这种会让他产生依赖的东西。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明显地发现,自己的身体越发的糟糕。这种旧伤是没有办法痊愈的,那场战斗令他得到了这一些伤痛并且是永久无法痊愈的。
但是如果让他再选择他并不会后悔,用后半生的痛苦去反抗哪怕只有一时。虽然为此,他付出了比这种痛苦更大的代价。
他清晰地记得,就在这几年才越发的迷恋这种药物。就是也许人类的惰性无一例外他无奈的自嘲。
灰色的药膏带着浓重的腥味,他拿起边上银质的勺子舀了一小块放进水中。看着灰色的固体渐渐的散开,然后消失于无形水还是那样的清澈但其实它已经变成了毒药。
尼摩犹豫了片刻还是选择喝下,他知道自己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
那么,又畏惧什么呢?

一味追求文艺的结果,其中三观,有一些些的不正。请谅解
这个只是开始,父子设定我会写很多的后续哒。

“他对他作的事情就像是一场感冒,一开始本想着忍忍就过去了结果却越发的过分。后来就开始了反抗直到他永远离开为止并老死不相往来。”
@俞佑佑佑 (在老福特再发一次) 一直欠你一张签绘上回的那个太潦草了重新来过...wwww本来是要画阿尔的但是美国国旗和地图太难了我就....[画的很丑不要介意wwww

【海底两万里/和志授权/和志授权注意事项】

我将把我的文授权给海底两万里和志同人本《quoi de neuf 别来无恙》,文章署名于创作原稿以及版权属于我以及所有原作者。
文章可参本文章除已经发送的请于和志完成贩卖之后两周在发表于社交平台。

【海底两万里/和志试阅】《无问》by敛冰

本文将收入和志《quoi de neuf别来无恙》中
和志完售后两周会放出全文
(言下之意快去买啊啊啊啊啊啊)

我阿龙纳斯,离开了那个我所痴恋的神奇世界回归到了正常的生活。喔,也许我对那儿还有这一种莫名的情绪罢。
每当我在深夜里抬起笔。想要在笔下描绘出那个人。我总是停滞不前,因为我实在想不出语言来描绘因为我实在想不出用什么语言来描述他。
甚至可以说我对他一点也不了解....
墨水从羽毛笔的尖端落下...
“啪”惊扰了几片落叶和我....
我往这白纸上的黑墨世界只余下我的沉默..

我抬起头看着巴黎上空,候鸟来去春去秋来冷的风吹过我不由地拉了拉外套。生活一直如此我嗤笑了一声....
可惜天公不作美,雨水很快浇灭了我的自嘲。它滋养万物生长可却又弄湿了他的衣裳。我冷的瑟瑟发抖心里暗骂了两声,冒着风雨急匆匆的往家里赶。
巴黎自然博物馆的工作到一段落了,特需回家修养一段时间。
喔,假期我曾经很喜欢他然而自从我“死里逃生”回到巴黎之后无限的采访还有挤压的工作让我无暇顾及内心深处的空虚和遗憾....
“先生,慢点。”康赛尔从后方叫住了我他撑住一把黑伞急匆匆的想着这里而来。
我对他笑了笑,面色是我不知道的苍白。康赛尔被我的模样吓了一跳。
“喔,康赛尔。”我在雨水里顿住脚步,水珠随着半长的金色卷发落入衣领让我打了一个寒战。
“先生你没事吧。”他看着我面色担忧。
“没什么。”我走到他的伞下,目光闪躲
这该死的天气啊
“先生这是出版社的稿件您看一下。”康赛尔递过来一本薄薄的册子,里面应该是出版社给我的合同。
我认为如果我把那段经历告诉媒体他们多半会把我当成疯子,还不如写成书。
我接过没怎么看那些阿谀奉承的话语,轻轻的点了点头。
“就这样吧,康赛尔麻烦你了。”
“好的先生。”

来来来!欢迎大家扩这个群!不然一个人呆冷坑里面感觉很不友好!